2016/11/22

這一天,雜記

清晨5:30,外面還下著滴滴答答的雨,我不知為何醒來,忽然揪心的想念著你。
忍不住寫了些文字給你,忍不住寫出心底的委屈,不知道你在不在乎、明不明白的委屈;悠悠睡去後一陣子,你回了一段不短的留言,給我。
從決心離開這片土地赴日發展的那一刻起,你已經選擇了割捨或上鎖許多的過往,無比在乎的家人、親友,和曾經賴以維生的許許多多、屬於這裡的養分。尤其因為知道承諾的重量,「愛」這個字,你更明白知道不能輕易出口,只能...尋求一份體諒。

我懂,遠在你終於用文字寫出來之前,遠在再遇見的那一刻起,遠在偶然瞥見你閃爍的目光時,其實我就懂了。

我們輸給了這個錯置的時空背景。



=====

中午,找了一個遠不相干但聲氣相投的她陪我吃飯,把那些種種從頭到尾爬梳了一次,不意外地流了許多淚。但其實也在訴說中一點、一滴的把一切看得更清楚,想得更明白。看得更淡,或許是對我們來說最好的互動方式。任時間的流帶領,任歲月教我們學會,那總像謎一般的人生功課。

=====

下午的空檔,你拜把的好友忽然問我「你單身嗎?」「要不要跟我去約會啊?」「考不考慮請個半天或一天的假,去參加個肯定很嗨的活動啊?」讓我又好氣又好笑地繞了好大一圈,好不容易才猜到:原來他要把難得獲得的張學友演唱會門票讓一張給我,我當然大喜若望的接受了。

其實是非常感動的!能被身邊的人記得、喜好被想起,被當作top-of-mind邀請,是件無比幸福的事。在無聊一來一往的閒聊中,尤其又因故的在這、在那都提起了關於你的點點滴滴,被包圍在這樣的話題裡的我,淺淺的,多了一份珍惜。

2017/02/13,代替你,我要去聽學友哥唱歌給我聽囉~
那,也是我送34歲的自己,最難得的一份生日禮物。

=====

傍晚我還在公司忙著,已經下班的你忽然丟來一個連結,裡面列著一組在日本轉蛋機才能抽的超可愛的貓咪面紙盒。貓奴如我自然不掩飾的一陣驚呼,對著那批小東西品頭論足,正說著最喜歡哪一樣。

你說「如果全部給你你要嗎?」
『當然要!』我秒回。

其實你沒多說其他的了,但我忍不住揣想著:這傢伙熱中轉蛋這種玩意兒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你的小聰明大多都耗費在這種莫名的地方吧...

如果你只是看到可愛的貓咪小東西就想到可以逗我開心,也好;
如果你居然神來一筆去變出一組拿來送我,我肯定不知所措的~

無論是以上的哪一種情形,你的這個小舉動,都讓我覺得窩心。
這世界充滿著太多不可抗力,每一個微小時刻的感動,都值得在乎,值得珍惜。

=====

下班前告訴你,我要跟著同事去跳Zumba,體驗一下不同風格的舞蹈。
進了教室以後,狂野的節奏和音樂非常紓壓,老師也不斷要求、鼓勵大家 「Be Sexy! 放開一點! 盡情喊叫沒問題!」因為肚皮舞的底子與訓練,我充分的沉浸在瘋狂地舞動裡,要有力、要柔媚、要狂野、要伸展都可以自在配合,完全的放鬆並游刃有餘。

我深深愛著,處於這麼極致美好狀態的自己。
對肢體有完全的掌控度、收放自如的我,
對精神上的追求這麼澄澈、清楚的我,
對現實懂得妥協、對夢想仍願意執著的我--

這女孩好美,你知道嗎?

=====

如果,給你兩年的時間守候一個未知的可能性,
途中可能埋藏無數的引頸期盼、寂寞空窗、莫可奈何的自立自強,
領你前行的只有從多年以前就埋藏著的一份心動,
你,敢不敢?

2016/11/13

那些發生在名古屋的小事

圖文搭配的相片都在這本相簿裡了,此處不贅述。
想要寫下的,是那些不一定有畫面能搭配,卻怎麼也忘不了的瞬間。

<之一>
在和中村媽媽聊天時她說起,島上只有兩台紅車喔!
一台是消防車,另一台是他們幫真由美買的二手車。所以島上的大家開玩笑說,如果迎面而來的小紅車不是消防車,就是真由美來啦!(哄堂大笑)

<之二>
因為是凌晨的班機才抵達的,逛完島回家吃過午餐,中村媽媽怕我前晚睡眠不足已經累壞,連著說要不要去睡個午覺休息一下?我幫妳鋪個床很快啊~於是我恭敬不如從命,窩到側邊的小房準備小憩。中村媽媽幫我拉起和式小房兩側的拉門,確定光線夠暗才離開。
不過壞孩子如我還是窩著玩了一下手機把剛拍的照片分享上傳,才甘心去休眠 :P 偏偏小房內無法充電,手機電力眼看快撐不住,只好硬著頭皮拉開面客廳那側的門...
門的另一側逾半的位置放著一座沙發,也睡眼惺忪的L正倚在上面小睡,忽然被我拉開拉門的聲音驚醒,望著我的眼中帶著因疲累造成的血絲,
「怎麼了嗎?」他問。
『沒事,只是需要充電...』我虛心的答著。
「喔...那就好」

他為了我的超早班飛機和行程也被迫早起,好不容易可以休息一下還要被我吵醒,真是不好意思...
不過開門瞬間看到是他守在門前,我也莫名覺得安心、踏實...

<之三>
等回名古屋的船班時,天邊的彩霞發瘋似的展現絢麗的極致可能性。
L對中村媽媽說:「妳看,Wendy那邊的天空好美。」
中村媽媽故意抬高聲音對爸爸說:「你聽到了嗎?L說那邊的Wendy好美!」然後兩老對我們擠眉弄眼瘋狂的大笑著,不顧L的任何說明和辯解。

恩,那一刻,好美。

<之四>
登船前我已經開始緊張。先前某次在船程中大吐不止的餘悸猶存,而返程的船班勢必人滿為患,難讓我尋得座位假寐,於是輕聲跟L先打了個招呼:「我不想讓爸媽擔心,但等下如果我不舒服麻煩幫忙掩護一下」。他點點頭。
渡船駛離港口時,站在甲板的我跟島上的妹妹瘋狂揮手,看著她的身影漸漸變小漸漸遠離,這一別又不知道要多久再見,一陣難過湧上,不禁悄悄流下淚來,在搖搖晃晃中更感不適,於是伸手抓住L的大手。他拍拍我的頭指向另一邊船側,晚霞與夕照仍放肆的伸展著;我轉頭喵了一眼,順勢靠過去倚著他,靜靜的感受餘下的船程...
歲月,靜好。
能穩穩地有所依靠,很好...

<之五>
待續...
To companies who possess, or are passionate about obtaining and maintaining global reputation, Wendy is the diligent and professional digital marketer who is experienced in digital marketing, is always energetic about solving challenges in the new media field to help the business grow, and can optimize her contributions by utilizing her multilingual and multicultural background.